《我的二本学生》读后感

教师节前夕,我读了黄灯的《我的二》这本书,特别想写点什么。 黄灯是广东一所二本院校的老师,教过公共课和专业课,当过任课教师和班主任以及学业导师,从80后教到90后,亲眼目睹了这十几年的变化。 她在书的序言里写道:二作为全中国最普通的年轻人,他们是和脚下大地黏附最命,是最能倾听到祖国大地呼吸的年轻群体。他们的信念、理想、精神状态,他存、命运、前景,社会给他们提供的机遇和条件,以及他们实愿望的可能性,是中国最基本的底色,也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。” 2020年全国参加高考的人数达到1071万,以山东为例,2019年985大学录取比率仅为1.5%,211大学录取比率为4.4%,自2018年以来本科录取率虽然超过了80%,但是处于金字塔塔尖部分的人数仍然少之又少。绝大多数的孩子进入了一般本科大学,也就是二本院校。 其实,看看我们身边亲戚朋友家孩子的高考情况,就知道黄灯所言不虚。虽然我身处高校,但是在我的朋友圈里,这几年参加高考的孩子能考600分以上的属于凤毛麟角,大多数孩子的分数在500-600分之间,但只有600分以上才有可能摸到211大学的边。除去不足5%的孩子被重点大学录取,大多数考上大学的孩子都进了二本院校。 二本院校与重点大学的差别固然在师资、硬件设施上有所体现,但更重要的差别还是同龄人的影响。重点大学的孩子在高考前就养成了很好的学习习惯,进了大学,更是与一群优秀的同学竞争,大学活比高中还累。所以就会有网传的清华学霸作息表”浙大学霸作息表”,却很少看到普通二的作息表,我曾经也比照985学霸的作息表安排自己的时间,可是能做到的没有几个。 所以,很多孩子的大一是在迷茫中度过的。等到大二回过神来,焦虑也紧随而至。黄灯写道:放眼望去,大学考证成风无所适从,焦虑迷茫,盲目跟风,被各类考试牵引根本没有条件获得更多闲暇时间,去好好锤炼自己的专业能力。二本院校的大学氛围,在极其强烈的就业压力下,越来越像职业院校。” 我与黄灯几乎是同一代人,都是90-95年间的,彼时大学尚未扩招,我们没有就业的压力,还是天之骄子”,在大学校园里可以静心读书、写诗,可以仰望星空,还可以追求诗与远方。我的一个家境很好又很漂亮的女同学,背着当时最时尚的佐丹奴红色背包,整整一个学期,里面都放着一本康德的《纯粹理性批判》,虽然看不懂,但依然要努力看,并以此为荣,这就是当时的追求。那时的大学校园,充满着理想主义和浪漫色彩,更接近于象牙塔”。 我于2001年开始在大学执教,先开始教公共课,后来成为广告学专业的教师,从2003级开始教起,当时大于1985年前后,年轻、稚嫩,也对前途充满了无限的向往。我那时也年轻,常常备课到凌晨三四点,然后六七点起床坐一个多小时的班车去给他们上课,一站一天,可是不以为苦,反而兴致勃勃,非常带劲。因听课认真,有非常好互动与交流。有时上着课,一举手说:老师作文,我有不同看法。”然后站起来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的观点;有时,计划20分钟的课堂讨论因为过于激烈而不得不持续到下课。课间总来讨论问题,问的问题也不限于专业学习活困惑,也有哲学思考,天马行空。短短十分钟的课间,总带着U盘把自己喜欢的音乐、动漫通过电脑和投影播放给全班同学,让大家度过轻松愉快的课间。80后的他们,只能收发短信、接打,还不能用来干别的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种课上的交流和课间互动越来越少,放眼望去,很都在低头看。黄灯在《我的二》里说,当她面对90后的时候发现:在知识极易获得的时代,我第一次意识到,教师职业所面临的根本挑战:知识的传达,不再成为教师理所当然的优势,泛滥信息注意力的争夺,成为教师面临的最大现实。”单纯的知识灌输,已经不能引半点兴趣,他们不会反抗,但他们会立即耷拉下脑袋,低头去看,连一个不屑的表情都吝于做出。脱离了高中的学习氛围,大学的老师不再像高中班主任那样去管纪律,对这些孩子而言,这是一次集体的踏空适应。” 关于这一点,我也是感同身受,要跟抢的注意力,这个任务非常艰巨。不要说几十个人的大课堂,有时候找一个宿舍的六七来谈话,在办公室这样小的空间里,依然堂而皇之地玩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。有时调矛盾,找两一起谈话,就会发现总有一个人心不在焉。 只有一种情况下的注意力是集中的,那就是单独交流。当我一对一谈话的时候,他们特别认真,非常专注,老师说的话也能听进去,并且愿意与老师进行认真的对话。表面上看起来,这届年轻人与权威保持了冷漠、疏离感,对公众场合的说教连头都不抬一下,可是跟他们每个人交流的时候,却发现在貌似超然事外的外表下,每个人都有独特、丰富的一面,他们也有属于年轻人独有的困惑与迷茫期待作文,还带着一点这个咨询发达时代年轻人特有的老成与世故,他们似乎洞察了世事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,有时候只能在各种软件里寻找暂时的精神愉悦。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各种心灵鸡汤”喝多了道理听多了,这一代年轻人已对泛泛的说了免疫。但他们虽然不仅知道很多道理,也能说不少道理,却仍没有能力用各种道理指导自己。归根结底,理上虽已成年,心理上仍然是孩子,是需要老师引导和指导的年轻人。 对此,黄灯有一段非常深刻的总结: 中学时期的老师、家长,总认为通过各种手段,将孩子送到大学就万事大吉,但中学教育的后果,大学老师才有更直接的感知。我在具体的课堂中,充分感受到教育像一场慢性炎症,中小学时代服下的猛药素、激素,到大学时代,终于结下了漠然、无所谓、不思考、不主动的恶果内心的疲惫和大学时代的严苛压力,成为他们活的底色。作为中学教育后续阶段的见证者,我目睹孩子们被牵引成长过程中的状态,对此有着深切感受,但家长对此并不知情,中学老师在应试目标的逼迫下,也无法的可持续发展负更多责任。” 00后就经历了巨大的压力,城市的孩子被泡在各种特长班、辅导班里,乡村的孩子可能在幼小的年纪就成为留守儿童,无一例外的是,要想考上大学,哪怕只是普通的二本大学,他们也需要起五更睡半夜、过五关斩六将。终于到了大学,却发现从身体到心理,都像一根被拉抻了十几年的橡皮筋,疲惫不堪,而大学的自主学习特征和管理模式,又让他们在长久的压力之后突然放松。放松之后才发现,没有了中考、高考这种明确的升学目标之后,一时之间找不的方向。 这种情况下特别需要老师的指导,最好是一对一的指导。可是大学城往往建在郊区,老师们却住在市区,靠班车或开车通勤,老师们上完课就去赶班车,很少有时间交流。我这两年虽然工作,可是各种会议、繁重的日常管理事务,也在很大程度上挤占了交流的时间。每次开会期待作文,我都鼓有问题主动到办公室来找我,可是每学期主动来交流的孩子只是少数。一个学院上千孩子,我主动找来一对一谈话的也数量有限。大会和课堂上的泛泛而谈没人听,一对一单独交流时间不够,这就成了一个难解的题。 今天是教师节,我一早就收到了不的微信和短信祝福,既有在也有毕业十几年,很高兴成为让他们尊敬和惦念的老师。但是面对未来,也感觉责任非常重大。时代在变化们也在变化,可有些事情始终没有变,那就是年轻人需要老师,需要指导。但是怎么更好地指导他们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,这个时代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黄灯在《我的二》里提出了一些问题期待作文,但没有给出答案,我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。唯一能做的,不过是尽心而已
期待作文 运动会的作文 小笼包作文 出发作文
  • <small id='graorfa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phlpux8'>

      <tbody id='4uyksaem'></tbody>